网站公告:
侦探问题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上海侦探 > 侦探问题 >

上海调查公司价格【上海鸿昌调查公司】

更新时间:2021-02-18

 上海调查公司价格【上海鸿昌调查公司】倾诉人:安唯平 男 33岁 建筑设计师
 
  上海调查公司价格酷热的天气,安唯平穿着整洁的白衬衫,笔挺的西裤,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古龙香水味。见他表情有些紧张,为缓和气氛,我开玩笑地说:“不愧是精英男士,生活质量挺高嘛!”听了我的话,他的脸上浮现一丝无奈的笑容,“香水是我老婆给我买的,而且一次买了几瓶。虽然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除了晚上睡觉可以见上一面,平日里她如果不是在工作,就是在逛街……”
 
  刷爆的信用卡
 
  10月13日,妻子美瞳的信用卡账单寄到家里。下班后,我刚走到家门口,一看到装着账单的信静静地躺在信箱里,就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。上个月,美瞳刷掉了近一万元,这个月,她该不会更新纪录吧?我撕开信封,第一眼,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,19000元!我以为自己多看了一个零,再仔细一看,没错。我有些愤怒了,这个美瞳也太离谱了,女人天生爱买东西没错,可像她这样每个月恨不得把信用卡刷爆就有些病态了。
 
  美瞳是注册会计师,收入不菲,我的职业也不错,我们两口子本应是令人羡慕的中产阶级,可自从3年前,美瞳迷恋上购物后,我们就变成了“月光族”。在我们宽敞的四居室,专门辟出了间储藏室,里面堆满了美瞳的鞋子、包包、衣服。每次清理储藏室,我搬着数不清的鞋盒子(好多鞋子美瞳甚至一次都没穿过),就又好笑又好气。
 
  我曾经和美瞳一起看过张柏芝主演的一部电影《购物狂》。那时,看着张柏芝扮演的方芳芳无法遏制地拼命刷卡,不顾一切想要集齐LV限量版包包,我就想起美瞳,我老婆不也是这样的购物狂吗?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美瞳说:“看来你和方芳芳一样,病得不轻呢!”她不高兴地敲了一下我的头,“我看你简直就是翻版穷富,不过你没穷富有钱,有的只是他的小气!”
 
  我清晰地记得,以前,美瞳不是这么花钱如流水,相反,她很节俭,难道环境对人的改变这么大吗?可我见过她们办公室里的女同事,并没有像她这样非名牌不买。
 
  我和美瞳是在一个朋友聚会上认识的,那时的她单纯朴实,如一朵洁白的莲花,清丽得令人心醉。我对她一见钟情,遂展开了热烈追求。
 
  恋爱时,美瞳从没向我提出过任何物质要求,我为她过第一次生日时,带她去江汉路的珠宝店,想让她挑一条喜欢的铂金项链当生日礼物。可她看了半天,最后却选择了一个最便宜的玉坠儿。我不肯,让她挑个贵点儿的,她微笑着说:“买东西合眼缘就好,而不在于贵贱。”
 
  我很感动。那个时候,我刚工作不久,收入不高。善解人意的美瞳分明是为我省钱。每次去吃饭,她总提议去吃快餐或大排档,说那里的东西比西餐厅好吃多了。恋爱的时候,美瞳给我留下了太多美好的回忆。
 
  旧梦重温
 
  那年,我和美瞳幸福地走进围城。婚后的最初两年,日子过得甜蜜无比,我们每天手牵着手一起出门上班。美瞳的公司比我的单位要远两站,为了能多陪她一会儿,我坚持把她送到公司门口,再往回走两站路去上班。有时我熬夜画设计图,美瞳会为我煮甜汤,有红袖添香,我的劲头更足了。在爱情的滋润下,我灵感迸发,几次设计得奖,成为单位里最年轻的工程师,收入也翻了几番。
 
  美瞳也不甘示弱,在事业上和我齐头并进,考取了职业注册会计师。当同龄人还在为一套房子焦头烂额时,我们已经拥有了两套房子。单位奖励了我一套宽敞的四居室,我们自己又投资买了一套小户型的精装修房子用以出租。
 
  2008年,美瞳升职为公司财务总监,工作一下子忙了许多。而我因为工作的缘故,也经常需要出差,夫妻俩在一起交流沟通的时间少了。经常,两人各忙各的,很少在家一起吃饭。家,由最初温馨宁静的港湾,变成了一个只有睡觉时才回来的旅馆。也许,那个时候,我们的感情有了细微的裂缝,只是粗心的我们都疏忽了。
【返回列表页】
地址:天河区88号    电话:400-123-4567    传真:+86-123-4567
Power by DeDe58    技术支持:织梦58   ICP备案编号: